登录  | 立即注册(register)

游客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小喇叭+ 发布

Veronica 我会一直支持老百姓虎论坛
04-04 00:21
04-02 20:36
04-02 09:44
查看: 373|回复: 0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4-20 13:42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65

    主题

    109

    帖子

    296

    积分

    一星会员

    Rank: 2

    UID
    1235
    威望
    0 点
    金钱
    758 元
    虎币
    187 枚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0-7

    鸡

    发表于 2020-5-11 09: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六如居士 于 2020-5-11 09:21 编辑 9 G+ T  @+ W8 V5 p/ g; S% @

    & E, O% C% E( \! Z/ H7 h2 B1 ^) [  x; L4 h  E/ B( u: c- B3 N. X
    那是江南传唱很久的故事;3 p+ p) j9 Y+ y1 h. y  d
    奈何桥畔,阴风阵阵。美丽女子叶萋萋孤身等待。只愿见你,何惧一切险恶?;1 S1 M% M6 M2 [6 d
    风来的那天,叶萋萋单薄如纸的身体一下丰盈,奈何桥上那天下的是江南深情的雨,那是湖上荷花幸福的泪。;6 Y' Q& n9 {/ @! ]8 `
    风和叶萋萋转世的那一天,两人相约:“坚决不喝孟婆汤!”他们要做生生世世相爱的人。;0 ^. y5 D4 m( W% j- `! \
    但是他们当时是怎么也想不到,奈何桥上艰难地等待已把叶萋萋前世的灵气消磨完。他们仍是以为自己的来生仍然是郎才女貌的一对。;0 G7 L* M: x4 [* \
    他们来到人世间的时候是公元1981年。叶萋萋出生在中原冬季的一天,风出生在东北秋季的一天。;2 x" m2 M. T2 ^+ x
    叶萋萋出生的那一天,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到处寻找着,最后发现了一大群陌生的人,她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今生。“我终于又要和风在一起了。”她禁不住笑了起来。;% h2 y8 M/ G; N, {
    产床边的人全部吓了一跳。她听到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太太说:“一个长的象个丑八怪的丫头,还晦气地不哭却笑,是不是一个妖邪。”叶萋萋想起来了,刚出生的婴儿是要哭的,她开始张着嘴发出没有眼泪的干嚎。可是她又听到那个老太太说:“一哭更丑。”;
    ' T" k3 S! ?7 C8 u5 N1 M前世的绝代江南美女刚来到今生,没有受到任何欢迎。;9 n0 q  I( `; m! Y
    - W# E* h$ L; u1 {1 ]$ x, m

    7 i: S: {2 z1 F1 |  N今生的叶萋萋有一个奇怪的名字:桑上。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她也是不懂。刚开始的时候她对这个名字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她上小学的时候有调皮的男生叫她:”桑上,桑上,日本鬼子。呜呜~”所有的人都笑。桑上很伤心地回到家里,问给自己起名字的妈妈:“为什么我叫桑上?”妈妈答:“随便取的,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别致,普通的女孩要想出众只有在名字上巧了。”;% v) Y. k  O9 s( z
    桑上伤心地第一次在镜前看自己的脸,不见记忆中惊人的美丽,只是普普通通,眼睛大大但是不见往日的灵气,平淡的五官平淡的气质。就是在那一刻起,她才真正把自己当作桑上而不是叶萋萋。“她是江南不俗的荷花,我是中原平凡的草啊。”可是,风,你能认出我来的,是吗?;
    9 }6 y4 g. F1 v: J: ]- B桑上资质极为普通,她学习很刻苦,但是成绩并不出众。初始,她适应不了,常常会想把自己生活中的一切破坏掉。但是她常常在最孤苦的时候想到风,想到前生的种种幸福。“我要努力使自己做到最好,我要做风的叶萋萋。”她是一个勤奋的乖女孩。读书读书再读书,她的生活似乎就是这些,期间她也很想学一些其它方面的才艺,但是学了几天就遭到全家人的抗议,桑上无疑做什么都是没有天赋的。在太多的挫折面前,桑上学会了一笑来保护自己。她开始什么都不想,只有风是她单调梦境中一个带有一点点颜色的梦。;
    / Z4 A" s9 H5 ?: `' d3 H7 j她的成长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炫耀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荒唐的事情,她平平淡淡地长大了,对于别人只是一个淡淡的影子。;
    9 I7 k/ t/ _+ u4 T! u9 G高中毕业后,她的成绩不好也不坏,因而她考的是一个不好也不坏的医学院。;
    4 l( o+ r) o  Y6 K4 o* ]7 G; z桑上喜欢这个众树环绕下的学校,喜欢穿着白大褂的感觉。她在这里仍然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女孩,只到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她的塌实为她赢得了过硬的医学知识。;. k% @* T, \. a5 ~
    桑上常常会想起风,很想很想知道那个男孩如今可过的好,是不是也象自己一样苦苦寻找着对方。;
    / G7 {. Q8 N9 y3 ]2 c7 _和医学院相邻的是一个名牌大学,那里的学生很喜欢到医学院来,因为医学院有很好的体育场地。那些浑身冒着臭汗的男生,有时候会冲着那些文文静静地穿着白大褂的女孩喊:“ppmm,我受伤了,给我上一些药吧。”然后看着那些红了脸的女孩哈哈大笑。桑上从来就没有遇见这种情况,因为她走过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实在空白。;- m) o+ j/ M; ~/ d0 a2 N. x
    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桑上认识了那个大学的一个女孩。;* w1 a6 _- J# S6 ]& A8 \& W7 T
    那是一个剪着短发,穿着一身男孩子衣服的女孩,有明亮的放肆的眼睛。她跳那个很高的栏杆的时候摔伤了。她仰着头,看那高高的栏杆,骂:“该死。”龇牙咧嘴。桑上走到她的旁边,将她扶起来,将她领到自己的宿舍,为她很快的处理的受伤的地方。在桑上默默地做这些的时候,那个女孩只是带有好奇地直直地看她。然后说:“你处理这些很有水平啊。”桑上笑了一下。那个女孩临走的时候,伸出手说:“我是兰。”我是桑上。”就这么很简单的,桑上认识了那个叫兰的女孩。;
    3 T* w1 [2 C. d4 ~兰经常到医学院看桑上,还总是喜欢勾着桑上瘦小的肩招摇过市。她将桑上介绍给自己的同学的时候兴高采烈:“这是我的第10个老婆桑上。”桑上在别人大呼“兰你好花心”的时候安静地笑,平淡地笑,给人留不下什么特殊的印象。;
    9 C& H0 M1 t2 Q很多年以后,桑上回忆起她和兰的这段很明亮的友谊,仍然会止不住的感动。;
    - d0 `1 w; x2 |4 |! v桑上大四那年的圣诞节,兰来找她要她参加他们学校的圣诞舞会。桑上本是不热衷于这些的,但是因为兰,她勉强地去了。她本想一个人找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喝一杯苦苦的茶的,但是兰没有允许她做这些。她牵着她,到处为她介绍着:“这是我的大老婆,这是我的第十个老婆。”桑上见到了兰的前九个老婆,一个个都很漂亮。桑上不断地笑着,乏的要死,但是兰却拉着她到处骄傲地介绍:“有了桑上啊,我再也不娶别的小妾。”当桑上终于忍不住向兰提出抗议“兰,我累了”的时候,兰拉着她的手在人群里很拼命地挤:“没什么没什么,再给你介绍最后一个人。”桑上只有无奈地摇头。“哈哈,桑上,这就是我要给你介绍的最后一个人。”;
    ' N, u- ?) ~, Z8 G9 x! V桑上的目光突然呆滞,前尘往事在脑中清楚地出现。她仿佛看到了揭开红盖头看到风的那一瞬间风的温柔的目光。;
    - ]* H  e6 ]9 B' Y* ~桑上直直地看着那个帅气的男孩。“桑上,这是我们最厉害的mm杀手,宇。”;) g& ^$ p6 m- c# s- ]
    兰的声音从遥远地地方穿来,似乎经历了一世又一世。;8 f( a0 ?' y  K. o' T$ g* p' a
    “宇,这是我的好老婆桑上。”;; [, D: U* Y4 D+ @
    宇哦了一声,很淡地伸出手:“你好!”;. Q- j, `# q" C! ~+ D
    桑上的喉咙干涩,她听见自己低低但是热烈的声音:“我认识你的,你还记得我吗?”;
    2 U  R9 `  F/ z$ U# k兰和宇都吃了一惊。宇转过头,揶揄地看兰,兰问:“桑上,你怎么了?”;
      M4 g8 _7 z8 I桑上仍然固执地看着宇:“我很早就认识你,你难道真的忘了?”;
    : u: q( S! r" p( \远处跑来一个女孩,“宇,我们去跳舞啊。”;) S! R7 M7 z; t1 J
    宇看了看桑上:“对不起,我想你认错人了。”;
      N; k/ X. M* m' S! O- o% U2 L桑上直直地看着那个象风的男孩牵着那个漂亮的象前世的叶萋萋一样的女孩。;+ C/ q& D7 H! g& }7 u8 i6 b3 e
    兰在她的耳边说:“那是我们学校最漂亮最有才气的女孩洁,她和宇是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桑上不说话,兰问:“桑上,你怎么了,你今天有一些怪。”;9 u6 O. X" r* O2 _+ m7 z: C
    桑上摇头:“不,不是的,他们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宇旁边的应该是我。”兰惊讶地看她泪流满面地离去。;
    " l* d2 [+ y% D' M6 a6 T6 `从此以后桑上象换了一个人,她经常独自一个跑到宇经常去的地方,看宇打球,洁是宇的观众。桑上很多次勇敢地上去和宇搭话。“宇。”刚开始宇还很耐心地看他一眼,次数多了,他便不耐烦起来,他总是在桑上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叫洁:“洁,我们走。”把桑上独自抛下。但是桑上却是少有的固执,她象一个阴魂一样跟在宇和洁的后面,受着他们的侮辱。每一天晚上,桑上都对自己说:“坚持啊,想想奈何桥上等风的艰。”桑上开始引人注目,但是那是带有侮辱性的引人注目。兰无数次地骂桑上:“你怎么变成这么一个不知道自重的人。”桑上沉默着。兰在一次次对桑上暴跳如雷后对桑上彻底失去了信心。她最后一次找到桑上说:“桑上,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但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桑上,你多保重。”桑上一直微笑着听兰讲完这些,但是当兰彻底在她的视线消失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地哭了。;
    5 G  f" n7 v6 Q, i& J. w后来,桑上宇洁兰他们都毕业了,毕业没多久,宇洁就结婚了。;% ]6 }: B# E& U5 r' @
    那一天,桑上第一次喝了酒,将自己灌的不醒人事。意识失去的最后一刹那,她听到自己和风在奈何桥上郑重地说:“坚决不喝孟婆汤。”;
    , Q; j' S& `5 ^桑上再也没有涉足宇的生活,她进了一家很好的医院,象从前那样很本分地做自己的事。;1 H, B/ M1 C6 i9 m# m
    不是说很多出色的成绩都是先天条件很好的人做出来的。渐渐的,桑上明白了这个理。因为她的勤奋和她对世事的淡然,她开始在业务上慢慢露出头角,到她30多岁的时候,她已经成为很有名的大夫了。;( x+ Y+ j/ K% }. x# ]
    桑上仍然是不漂亮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的,唯一不同的是她在穿上白大褂的时候身上的谦和很强烈的表现出来。;* L8 |+ b  E# U# y& d  n: Z" g8 Z
    桑上不再考虑感情的问题,她的心就象沙漠。;  Q$ K3 T/ Q9 r, t9 `9 k
    桑上在28岁的时候曾经遇见一个25的男人,他从见桑上的第一面开始就约桑上喝茶送大把大把的玫瑰。桑上喜欢泡很苦很苦的茶,喝茶的姿势忧伤的凝滞,桑上不喜欢那鲜红欲滴的玫瑰,可是面对那个男人的固执她却不知道如何拒绝。男人在他28岁的时候要桑上嫁给他。正喝茶的桑上说了一句:“不可能。”转身离去。;# b) F, |8 f% X$ n7 J$ x5 ^6 x  n3 G
    那天晚上桑上对着窗外的月光,整夜无眠,她想到了也是一个月光清冷的夜晚,风温柔地为她披上一件衣服,爱惜地说:“萋萋,注意身体啊。”有风在的夜晚,清冷的月光也变的温暖。再想起那个固执的男人,她苦笑:我的心是漫无边际的沙漠,点滴的水又怎么能湿润?;
    * Y  ^( C( A8 _1 D9 w$ s0 _: H$ q# d3 G桑上以为那个男人会彻底地死心,但是她错了。他仍然还会邀请桑上去那个她最喜欢的地方喝她最喜欢喝的茶,只是再也不送玫瑰。在桑上思念一个人坚持独身的时候,他也在爱着桑上坚持独身。;- s- S7 ^6 B  ]2 a  j$ v
    其实他是一个不错的男人,找一个很好的女孩做妻子是很容易的事情。桑上有时候会劝他:“为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他回答:“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把我的一生都考虑好了。”桑上无言。可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向他解释自己与风前世那深厚的爱情。;
    $ A1 Z5 R/ H! k

    6 H4 W  q' ]3 s; N6 W- h! H5 d7 H' f( N: S( f. k3 J$ ~, ~% h8 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register)

    x
    回复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百姓虎论坛 ( 闽ICP备17003334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5-30 19:40 , Processed in 0.269233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